In response to place_Above Flame

浮光 /吳明益。關於攝影
對場所的回應 (正片) In response to place

P.96
也許我的說法並不準確,你不必得因為讀不下文字才看照片,因為這是兩種藝術形式對野地的致意,你可以在文字裡讀到畫面,也可以在畫面讀到一篇散文或是詩。我常覺得攝影術本身是和行動連結的一種技術,自然攝影者更是如此,攝影家就是空想家 旅行家,擁有視覺世界觀的人。

P.99
不過所有的創見都會引來低劣的模仿者,不久一些跟風的攝影家,就以拍攝 “軟焦” “脫焦” ”失焦“ 的照片為豪。1891年,Peter Henry Emerson 以一本 《自然主義攝影的滅亡》(The Death of Naturalistic Photography) 的小書,宣布放棄了自己所創的詞彙與風格。和自然演化比起來,這是多麼年輕的自我否定 自我摧毀,這或許也意味著藝術的變動不居與生命力。Emerson對攝影的熱情似乎就此熄滅,他認為藝術從自然始,也會在自然終,只有最接近自然 酷似自然的藝術,才是最高的藝術,而沒有一種藝術能比攝影更精確 更細緻 更忠實地反映自然。只是後來他卻認為攝影是一種“非常局限 低層次的藝術”,無法表達真正的自然了,他從此投入寫作。

P.106
國家公園成立後,Adams 曾為 Yosemite Park and Curry Company, YPCC ,一個負責經營公園的單位 拍攝照片,但始終和他們的企業哲學格格不入。Adams 說自己很難做到那樣的思考方式,因為像YPCC這樣的公司只有一個目的,就是把人帶到Yosemite來,而不是把Yosemite帶到人的心裡偷去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