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n response to place II_Above Flame

浮光 /吳明益。關於攝影
對場所的回應 (負片) In response to place

閣樓 P.128
少年時我快要哭出來的時候就會想要扭開那道鎖到天台上,但一旦在那裡待得太久又會有可能下不來的恐懼。因為那道門可以被某人真正永久地鎖上。我將沒有辦法往上走,也沒有辦法回到下面去,一個人要長久面對那麼大的天空是很可怕的事。在那一刻,我只想回到那個兩坪大的溫暖店面,我們的茅屋裡去。

茅屋 P.130
存在不是表象的此在,是在照片裡轉化為凝止姿態的此在。就像一張生態照片一定得標上時間與地點才有生物學上的意義,一張家族照片總讓我們想問:這是何時拍的?在哪裡拍的?我們如此需要標籤來協助回想那個快門瞬間,就好像我們恐慌有一天會忘記某種蝴蝶名字一樣忘記自己的家人。一張所謂 “好” 的生態照片必得能招魂引魄,不管那是一顆石頭 一座山,或是一隻露出祈求眼神的樹蛙。一張好的家族照片則有氣息,如幽魂。

P.138
我的記憶需要照片,那些照片也需要我的記憶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